• 夫贫妻娇

    顾山好不容易攒够钱,娶了个媳妇作伴。 结果却发现,娶回来的不是媳妇,是祖宗。 洗衣做饭啥都不会,还娇气又胆小。一吹风能病上好几天,说到圆房,就立马吓晕…… 顾山有点后悔,这媳妇费钱还不实用。可每次看到媳妇那如花似玉的脸,又认命的继续当老婆奴…… 苏婉是富商嫡女,从小锦衣玉食,娇惯着养大。 谁曾想有一天,竟被嫁到偏远山区,给一个凶男人做了老婆。 村里人说,凶男人杀过人,坐过牢,还会打女人。 苏婉很害怕,每晚做恶梦。 后来却发现,凶男人一点也不可怕,还很听话。

  • 极品列车员

    “等……等一下!” 就在列车员李大柱准备关车门的时候,一个身穿一套黑色连衣裙,长发披肩的年轻少fù,提着一个行李箱从站台上跑了过来。 这个女人身形饱满,面容姣好,前凸后翘,玉腿修长。 跑路时,那对巍颤颤、沉甸甸的胸部,随着她的脚步不断弹dàng的rǔ浪,让老李看得口干舌燥、神魂颠倒。 随后他立马伸出手抓住少fù白嫩的胳膊,一把将她拉上车。 哐当!

  • 我心向明月

    高二期末刚考完,我就踏上了自己人生的旅途,一个人来到北京的时候,内心充满了孤寂的感觉。 我是名艺考生,接下来的一年,需要游走在各个报考招生点,虽然心里早有了吃苦的准备,但来到北京才一个星期,我就有点想家了,想妈妈给我做的那可口的热饭热菜。

编辑推荐

  • 娇妻的秘密
    娇妻的秘密

    姜逸雪气质脱俗,身材高挑,胸前饱满丰韵。 一天早晚穿着白衬西装黑色短裙开出租车接待客人,胸前衣裳半解,露出大片雪白沟壑,仿佛在挑逗着每一位上车的乘客。

    作者:佚名都市

  • 草包千金:帝王的心尖宠
    草包千金:帝王的心尖宠

    “夕夕,怎么还不醒呢?”谁在说话,朦胧中有个声音一直在耳边围绕。     “夕夕,你怎么样了?没事吧?”耳边的声音,且越来越清晰。     闷哼一声,林小惜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浑身像是被碾过一样,酸痛不已。     这是哪?     林小惜挣扎着坐起身来,她不是被车撞下山崖死了吗?     声音的主人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士,看到林小惜醒来,紧张的说道,“我的宝贝你可吓死我了,昏迷了一天一夜,再这样下去,我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林小惜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觉得面容亲切,他眼眶微红,显然是真的在担心她的身体,只是,他们认识吗?还叫我惜惜,多久没人这么叫啦?还是孤儿院妈妈跟师傅叫过呢。     这是在哪里?     这是怎么回事?     “你是谁?”林小惜声音沙哑并且无措的问道。     林小惜一脸茫然的打量着这间屋子,是被人救了吗?这里也不像是病房呀。难道是天堂?天堂都这么漂亮?     在粉红呈主打色的房间里,各种各样的毛绒玩具占用了很大一部分空间。     床边布满了蕾丝,粉色的书桌和床,完全小女生的风范。     “我的夕宝贝,我是爸爸啊……”中年男人端yào的手怔在了空中,一脸担忧。     没等林惜反应过来,紧张的放下了手里的yào碗,伸手探了一下林小惜额头的温度,“不烫啊……夕夕,你到底哪里不舒服?”     感受到伸过来的手是有温度的,那就不是天堂?可这是……     “我没事,我只是好像不记得了……” 林小惜一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正不知如何解释时,听到开门的声音。     然后一抹娇小的身影就出现在眼前,拉着林小惜的手亲切的说:“姐姐,你醒啦?太好了”。     同时还回头笑嘻嘻的说:“爸爸,你看,姐姐醒来真是太好了。”     林小惜不动声色的抽回自己的手,疑惑的问:“你又是谁呀?”

    作者:沈夕 欧阳冀穿越

  • 爱如潮水
    爱如潮水

    “阿正,你喝过人奶吗?” 嫂子在我面前拨开胸罩,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 她的胸部很白,白得耀眼,乳形就像水滴一样,浑圆挺翘的,直看得我眼馋。 “啊?”我一听这话顿时回了神,回道,“没,没喝过。”

    作者:佚名言情

  • 寡嫂
    寡嫂

    八月,阳光似火,张大山背着包、提着行李箱,走在村里的土路上。 “有好长时间没回家了吧,现在大学毕业,要回家看看。” 张大山抬头看去,远方是熟悉小山村,从小他长大的地方。

    作者:佚名都市

  • 牡丹花下心甘愿
    牡丹花下心甘愿

    我叫冯洁,我的老公叫何亮。 两个月前,何亮被派遣到非洲驻外工作。于是我下班回家就开始独守空房,一直两个月了。 寂寞难耐的时候,我只能抱着他的枕头,想象着何亮狠狠揉.cuō我的胸.脯,然后把那根坚.硬如铁的东西从身后全.根刺入我的身.体。

    作者:佚名都市

  • 极品天骄
    极品天骄

    我做梦都想不到,自己竟然会看上兄弟的女人...... 我叫郑峰,没什么本事,也不想工作,父母拿我没办法,就一咬牙在市区给我买了三套房,从那以后,我就过上了收收租金,混吃等死的日子。 一星期前,陈进突然打电话联系,说要租我房子。 我看在老哥们的份上,答应便宜不少租金,让他搬了过来。 也是在那时,我认识了他的漂亮女友,赵兰儿。 看到赵兰儿第一眼时,我就怦然心动了,无论是她的精致的容貌还是窈窕的身段,都完美符合我对异性的审美。 因为是住在一套房子里,她们小两口就住在我隔壁,所以每天都能看到她玲珑有致的娇躯,尤其到了晚上,她穿着轻薄睡衣在我眼前晃荡时,更是勾的我火气大盛。 一来二去,我便动了歪心思,总是在脑海里幻想,把这个美妙尤物压在身下,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我知道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但这个无耻的念头却一直在脑海里徘徊不去。 我对这个女人念念不忘。

    作者:郑峰 赵兰儿都市

最新章节

热门小说

  • 公媳情
    公媳情

    蒋素秋有着一对丰满的柔软,随着走路都会左右摆动,那巴掌大的小脸是风sao和清纯的结合体。 纤细的腰肢下那硕大的屁/股格外的园翘,紧紧裹着屁/股的牛仔裤随时都要崩裂,整个就是行走的尤物,随意往那儿一站都能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

    作者:佚名都市

  • 小家碧玉h限
    小家碧玉h限

    在古代南方城市里,一个大户人家的漂亮女儿和学堂里的男孩青梅竹马的故事。古典韵味又浓,又不至于晦涩难懂,而且集中了好几和原素∶诱奸,骗奸, 父女乱伦, 文笔细腻撩人心绪, 而且又很有旧小说的味道。 这篇文章可以说非常不错,全文具有古典的风格,最吸引人的是主角是个幼幼,作者把幼幼的心理和表现刻画的很逼真,文章不是单纯的大篇幅纯色情描写,更像是以现代语言用老白话的方式来写一篇艳体小说,感觉和其他的小说有很大区别。

    作者:公主夜未眠乡村

  • 支教桃花村
    支教桃花村

    这天晚上,年轻的支教老师刘宇,刚从桃花村希望小学回来,就听到院子中的简陋卫生间里,传出一阵哗哗的水声。 在这个物质匮乏的偏远山村,绝大部分村民都挺穷的,能有个遮风避雨的住处就已经满足了,自然不会把钱花在装饰上面。 简陋的卫生间外墙不但没有瓷砖,甚至连砖缝都没有填严实。 刘宇一时没能忍住心中的好奇,见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周围也没什么人,就悄悄摸了过去,把眼睛对着一处还透着光亮的墙缝,往里面偷看。

    作者:刘宇 陈晓兰言情

  • 心痒难耐
    心痒难耐

    李茹是我儿媳妇,她今年27岁,是个小学教师。她人长得漂亮,还特别有韵味,走路的时候,屁股喜欢一扭一扭的,每次都把我看的浴火高涨。 老伴早就去世了,我才刚到五十,正是精力充沛的年龄。我经常忍不住对儿媳妇想入非非,做梦都想上了她。但,儿媳妇和我辈分有别,我一直没有机会碰她。机会终于来了……

    作者:李茹 公公言情

  • 公公放开我
    公公放开我

    柳眉今年24岁,身高一米六八,是一家私立学校的任课老师。 下班后,柳眉从拥挤的公交车上下来,步行来到家中,这套两居室的温馨小屋是他们夫妻刚刚贷款买下的婚房

    作者:佚名都市

  • 冰封魔恋
    冰封魔恋

    狰狞的邪恶狂徒以有条理的计划,犯下数起J杀女性的事件。   但这连续杀人案件,只是一椿复仇计划的开端。   看着那一个个身材曼妙、波涛汹涌的美女们,隐藏在他邪恶脸孔下的邪恶思想无法止抑。   除非亲手将这些引发他犯罪的所有“因子”折辱其下,否则恶魔的复仇,将是永无止尽…… 奶大,就是女人的原罪!   这是一张丑陋、可怖、满布疤痕的脸。   魔鬼的脸!   许多年前的一场大火,无情的将这张脸完全烧毁了。毁容的严重程度,只能用“惨不忍睹”四个字来形容。任何人看到这张已完全辨认不出五官、斑驳狰狞的面容,都会感到毛骨悚然。   只有这张脸的主人阿威自己,才是惟一的例外。   此刻,他正通过镜子,凝视着自己的面孔,心中一片宁静——镜子里的影像虽然可怕,但毕竟是自己的脸,而且已经朝夕相伴了这么多年,早已习惯了,甚至还有些享受这种感觉。   这是一种真实的感觉。   平常为了掩盖自己这副尊容,阿威总是戴着一张精巧的人造皮革面具。那是由美国顶尖整容医师专门制造的,有点类似武侠小说里的“人皮面具”,或是电影《碟中谍》里特工用的高科技产品,戴起来又轻又薄,五官栩栩如生,谁都看不出那不是真正的面孔。

    作者:阿威 萧珊 石冰兰都市

热门书本

最新小说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5. 游戏竞技
  6. 历史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