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在你心尖上起舞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在你心尖上起舞 已完结

在你心尖上起舞

作者:佚名分类:校园

傍晚,舞蹈室里。 白芷也不知道怎么就被老师按在压腿杆上的。 只记得做了一个动作,牵扯到了臀部,然后就被老师压在把杆上。 一瞬间的事。 她近几天学的新舞,有一段不熟练,今天下午放学就被留了下来,开小灶,一遍一遍仔细的抠动作。 可怎么练也顺不下来。正觉得不对劲和焦急之时,便听见身后男人闷出粗喘,把她推到镜子前了。 白芷的小腹抵着冰凉把杆,面前就是偌大的镜子。展开

在你心尖上起舞_精彩章节试读:

      第25章            白芷浑身一个激灵,腿肚软着站起来,跨出浴缸,手脚慌乱找了条浴巾裹住,过程中磕磕绊绊地骂他“一定是学姐回来了,你怎么不早说”。      陈流闲适地靠着,眉宇间一副慵懒不羁,嘴角勾起那么点的笑意,“我想说的时候,有个人却嚷着好舒服不准走,摁着我继续给她舔穴。现在又怪我?”      白芷不跟他掰扯了,晕酡着小脸,眼睛还迷离着雾气出去,严实地带上了浴室门,才给学姐开房门。      学姐回来拿护肤品,跟白芷说了一声,今晚她要跟隔壁的沁沁师姐睡,就走了。      白芷松了一口气。      回到浴室,男人已经离开浴缸了,正系着浴袍。      他明显听见了她们在外面的对话,决定今晚留在她这儿过夜。      白芷摇头,“学姐中途又回来怎么办。”      他咬她耳朵闷哼,“有的是地方藏。”      随后又取笑她,刚刚居然为了没被鸡巴插而闹别扭。      白芷顿时恼羞成怒,抓着他胸膛挠了好几道指甲痕迹就跑。      当晚陈流真留了下来,抱着她睡了一晚,凌晨六点才回自己房间。      他离开之前吻了吻白芷,白芷迷迷糊糊醒了一小下,等他把门关上走了很久,她才彻底醒了,并且想起这是他们共同度过的第一晚,但什么都没做,就特别简单的抱着睡,但他好像没怎么睡,或者睡眠很浅,她好几次翻身或者想滚到床边,还没发出动静,就被他长臂一伸给捞回了怀里。      而陈流确实没睡。      小姑娘温暖香软,牛奶丝滑般的柔腻肌肤相触,睡得着就有鬼了。      最后一天的决赛,结束后宣布名次颁奖杯,白芷那组在获得双人舞成年组冠军。大伙儿参加了主办方组织的聚餐后,便返校了。      返校后的白芷,室友们发现,很少见到她身影了。      以前她就是练功房、食堂、寝室三点一线,极少离开校园。      但现在,除了晚上睡觉,就没回过寝室,而且每晚都是踩着熄灯的点回来的。      她早上也很早起床走人,中午和下午用餐,都是一个人出去校外吃,根本没看见有谁陪她。      室友们觉得奇了怪了,但也没关注太多。      三天后,不少人发现陈老师的车……副驾驶座上,铺了毛绒绒的白色坐垫,方向盘更恐怖……也是一团毛绒绒的保护套,还是粉色的,还有羽毛的吊饰。      大家虽然猜到陈老师这样是因为谈恋爱了,但一想到高岭之花的男人,谈恋爱居然也这样,还每天都握着这样的方向盘开车上班……他们就接受无能……      这乱入的画风,自然是白芷干的,而且是故意为之。      买之前,陈流扶着额商量能不能选黑色,白芷已经哒哒哒地输入好支付密码了。      商家还送了个小兔子的车载玩偶,陶瓷做的,粉白渐变,四肢着地,车子一发动,兔子下面的弹簧就晃啊晃,导致看起来像在奔跑,还怪可爱的。      今天白芷难得下午放学没出去——陈老师被爷爷召回家里吃饭了。      她就自己在食堂随便吃完回寝室待着。      晚上八点左右,白芷刚从浴室里洗完澡出来。      她洗了头发,正想拿出吹风机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      拿起一看,是徐宴。      她只好插上耳机,用干毛巾擦着头发,爬上床坐着,才接听。      因为没及时接,徐宴那边就已经急了。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刚洗澡出来。你有什么事吗?”      什么事?徐宴险被这没良心的气笑。      从她去比赛开始,直到比赛结束后的这几天,他每天都挑在她空闲时间给她打电话,她每次就刚好的‘错过’,等到两三个多小时后很晚的时间点了,才发微信解释要么手机调静音没听见,要么去干嘛了没带手机。而那时他再来电话的话,她就会直接拒绝来电,在微信说太晚了,室友睡了不方便接。      他担心了她整整半个月的双人舞,担心她在赛前被男搭档……所以赛期的那三天,即使她不接电话,他也要发文字追问她,当天上台的前后,搭档有没有对她提出什么特殊要求。      得到的回答都有些敷衍,就只有‘没有’两个字,但每每接下来简单的聊了几句,又会发现她很风轻云淡,似乎只是在忙着什么,才显得敷衍。      徐宴的心稍微松了,大抵猜到她的男搭档没让她做那种事。      或许是不紧张,没什么性欲。又或许是有女朋友。      总之她没帮其他男人……就可以了。      而关于下一次她的双人舞搭档,又可能会遇到什么样的人,徐宴暂时不去想。      这次好不容易打通了电话,徐宴转了视讯通话,“接视频,让我看看你。”      白芷也知道自己这段时间见色忘义,是该和徐宴联络联络友情了,就没想太多,接了,然后看到屏幕里的自己,睡衣胸前的布料,被湿发的水迹洇成了半透明。      她立刻把摄像头往上,只露出脖子以上。      但还是没逃过徐宴,他已经看到半透明布料下,两颗凸起的浅红。      眼神一黯,就被她接下来的举动,惹得有些发笑。      终于长大了,有了身为女性的自知和危机感。也好,只是他希望以后,能教她别对他这样。      “有没有想我?”      白芷点点头。      “多想?”      白芷斟酌了一下,实话实说:“前段时间很想,现在一点点吧。”她现在主要是想陈流,虽然才分开了三个多小时而已。      但事实上,她连课间十分钟没见到他就……      徐宴却以为她在说俏皮话,“我想你,很想。”      白芷眨眨眼,忽然问:“阿宴,你在那边累不累?”      徐宴揉了揉山根,“你说呢?什么事都一个人撑着。”      白芷若有所思。也是,两家爸妈都在她身边,她都觉得累,何况徐宴一人。      寝室里有两个人的手机都在公放着电视剧,而刘画戴着耳机听歌。      白芷不怕会被她们听见,但还是不由自主地,开始压低了声音:“那我问你哦,要说实话。你有没有交女朋友?”      徐宴一怔,“没有。怎么问起这个了?”      “我只是知道你说过的男搭档的‘奇怪要求’是什么意思了。”      “……”徐宴屏息,“你的搭档那样要求你了?”      白芷缓缓摇头,细声嗫嚅,含糊:“他跟他女朋友……”      徐宴松气。      “还有另一对舞伴也那样……但他们不是男女朋友,男的是有女朋友的,却还是会跟女搭档做……那种事。”白芷咬了咬唇,“这种行为好像很普遍,我就在想,你又没女朋友,那你……”      她欲言又止,在想这种隐私问题,能不能问。      “你想问我,我这两年是不是也这么过来的?”      “嗯。如果你不方便说也……”白芷怕他介意。      “卫生间。”徐宴中断她,利落回答:“说不紧张、毫无反应是不可能的,有些时候确实会不受控制,但我都是去卫生间解决的。”徐宴为了增加信服度,还想让她回忆一下,他没出国前,和她去比赛的时候,都会提前半小时去一次卫生间的。      但这样一来,不就摆明了告诉她,他十五六岁、甚至更早之前,就对她起了那种龌龊心思么?万一吓到她,她怕了或是生气,又像上次那样不接电话不回信息该如何是好。      所以徐宴就没提了。      “总之这种事,你知道了也好,以后要保护好自己,不能被牵扯进去,知道了么?”      “哦。”她表示了解的点头,又问回了他:“那你没交女朋友吗?一个都没有过?”      “嗔,我不是每隔一段时间就跟你汇报我在这边的情况么?有没有女朋友,你不是最清楚?”      “我只是觉得,你还是找个女朋友吧,也该谈恋爱了……”白芷回味了一下与陈流交颈厮磨的感觉,像有人往她心口灌着蜜,溢出来了也不停下,甜丝丝的浸泡着,每一种感觉都很新鲜刺激,像注入了另一种活力在她生命里边。      “没空,没闲心。”徐宴语气沉了一些,“话说回来,你有一个多月没跟我汇报过你的情况了,都是我问你,你才回答。”      白芷借着把干发巾包住头的时机,把手机放到一边,镜头暂时对着天花板。      “我没、没什么特殊的事情啊。”      徐宴看不见她表情,自然就发现不了她心虚乱飘的眼神。      他嗤笑,“以前芝麻大的小事都会发篇小论文给我的白芷去哪了?”      白芷把毛巾的边角塞进里面,才拿起手机重新对准脸,捏了捏婴儿肥消得差不多,但稚气未脱的脸颊,“长大喽。”      徐宴嗯了声,“好像是瘦了些,尖下巴都出来了。半个学期过去了,还没适应新学校?”      “还好吧……”白芷没好意思告诉他,瘦的真正原因,可能是比赛之前的那段时间因为陈流老影响她、又没说开,导致她内心煎熬又矛盾,连着睡眠和胃口都不太好。      “学校食堂饭菜吃不下就出去吃,钱不够了跟我说一声。”      这时,白芷的手机弹出一条横幅通知,是微信消息。      白芷急忙道:“够的,够的。阿宴,你那边忙不忙啊?如果很忙的话就可以不用管我了。”      她说着就趴到了床上,两只脚丫交错的晃悠,像小狗期待时,会摇的尾巴。      可是,她期待的是他有事,不能再聊下去了。      ——她不想跟他聊了。      徐宴眸光微沉,“嗯,那先这样吧,我待会还有排练。”      “好,拜拜。”白芷就要挂。      “白芷。”徐宴忽然叫住她,“以后有什么事,都要跟我说,做不做得到?”      白芷点头。      “还有,答应我,不能被碰。”      白芷又点头,“你放心,我不会帮男搭档……解决的。”陈流说过,有他在,就不会让她做那种事。      “不止。我要你不能被任何男性碰到。”      白芷愣神了一会儿,态度模棱两可:“……哦。”      好在徐宴没再逼下去,留下最后一句:“有事别不开口,我都在的。”      切断了视频。      欧式风格的公寓里,徐宴把手机扔到床上,又重新拿起来。      排什么练,他今天休息。      徐宴翻着和白芷的聊天记录。      从前都是他忙,她不敢随便发信息打扰,但只要他一发信息给她,她就知道他空下来了,会发一大堆文字和语音,连门卫大爷喂的流浪猫生了多少只奶猫、每只什么色儿都跟他说。      但这一个多月,他找了她几十次,她不仅电话很少接,连信息回复都总共没几十条,他发了好几条她才回一条,还几个字的那种,少得可怜。      不知是太放心不下她,还是什么原因。      徐宴总觉得很不对劲。      可从什么时候、哪里开始不对劲的?      他有怀疑过是不是上次她要跳双人舞,他惹她难过的气还没消。      但显然不是,因为他留意到每次的谈话,她都没透露一丝对那事的不满,确实是彻底掀页了。      只好把时间线再往前推,就想到了之前有两个月他太忙,很少联系她……是那时变得不对劲的?可时间跨度太大,具体何时何事?      徐宴思来想去,都没想起那两个月里她身上发生了什么大事。找不到答案,心闷至极,索性找剧院中心负责人,本周第三次请求尽快排出他的假期。      想知道问题所在,问她一百遍,都不如回去看一眼。      白芷被徐宴拖了一会儿才挂,但陈流并不知情,他只知道这个时间,他的网瘾小少女不可能不捧着手机的——但陈老师又不知道的是,她并不是什么网瘾少女,其实是跟他在一起后才经常捧手机,等他找,她就秒回,这才给他留下了她爱玩手机的印象。      总之陈流发了第一条的【想吃些什么?】,等了一会儿没收到回复,他又来了一条:【睡了?】      隔了半分钟,许是打了电话过来,但被占着线,又回到微信里问:【和谁打电话?】、【(微笑)】      白芷打开微信,只觉小小的笑脸隐藏着大大的危险。      她敲字:【朋友……】      男人很快回复:【哪个?】      【一个发小……】      那边的‘对方正在输入中’顿了半分钟,最后发送的只有两个字:【徐宴?】      白芷惊讶:【你怎么知道?】      陈流:【芭蕾界青梅竹马金玉良缘的传奇佳话,我有幸听过。(微笑)】      陈流:【(微笑)提到他,你好好说一下,以前死活不肯跳双人舞是因为他么?(微笑)想清楚再回答。】他之前就问过,但只是有点怀疑,不过现在,可不是‘有点’了。      白芷想清楚了,不回答。      【……总之我和他不是那种关系】她发完这条,就连忙转移话题:【啊啊啊老师我想喝海鲜粥!!】然后一连串的喊老板、爸爸、金主的撒娇表情图。      陈流之前觉得她傻乎乎,瞎唬的她都能当真。      但现在想说,她哪儿傻,明明精得要命,打起岔来数一数二。      

在你心尖上起舞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在你心尖上起舞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在你心尖上起舞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