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我的爱低如尘埃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我的爱低如尘埃 已完结

我的爱低如尘埃

作者:秦雨萱 顾余风分类:总裁

此时,我躺在酒店的大床上,等着一位陌生男人临幸。     棉被之下的我一片真空,内心亦是备受煎熬,我以后,该怎么面对自己?     忽的,房门被打开,一阵稳当的脚步声由远渐近,他似乎在床边停了片刻,我听见他脱衣服的声音,心里就不由自主的开始打退堂鼓。     接着,我感觉到他栖身上来,那浓重的鼻息,透着一股淡淡的烟草味,我闭紧了双眼,开始紧张的发抖,好不容易才搪塞满的理由跟借口全都飞了。     我很想推开他,很想。可是一瞬间,婆婆撕心裂肺的哀求,跟老公渴求的神色在我脑海里浮现,我紧咬牙关,忍下了。     因为我无从拒绝,也没有拒绝的余地。     我全程都像一条死鱼一样任他折腾,甚至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在他闯入我身体的那一瞬间,我疼的惊叫了一声,这个贴在我身上的健壮男人愣了片刻,带着几分嘲讽说“居然还是个雏儿”,继而又倾尽全力驰骋。     一场良宵,一夜不知多少次,精疲力尽后眼皮也变得相当沉重,迷迷糊糊间,我身上的被褥被那男人一把抓走,大腿一痛,我就被他从床上踢了下去,顿时睡意全无。     这才发现,天已经大亮了。     我猛地转过头,正巧看到他冷若冰霜的面容,五官搭在一起有说不出的好看,一双眼眸深邃至极。     他慢悠悠的爬起来,写了一张票据丢在我脸上,“没事就走人,以后多学学其他野鸡是怎么伺候人的。”     他举手投足都弥漫着一股嘲讽,一股股耻辱感将我淹没,刺得我的心生疼,就算他把我说成野鸡,我也没有反驳的余地。     李牧说过,如果再得罪这个男人,那他就真的要进监狱,我怎么会甘愿他这一生有蹲过监狱的污点。     我没有接受票据,“我什么都不要……我只希望你能放过李牧。”     那人忽然笑了,看向我时让我有种他早已洞悉一切的错觉。     “李牧挪用公款几百万,你觉得你值这个价吗?一晚上而已。”     本就心乱的不知道说什么,现下被他这么一堵,我更是陷入了语塞之中。     “穿上你的衣服赶紧滚。”他的语气充满暴戾,显得烦躁至极。     我行尸走ròu般离开酒店,电梯里的镜子将我衬的无比憔悴,看着脖颈间青紫的痕迹,我更觉折磨。     是的,我跟个陌生的男人做了,即便不是我自愿,也改不了我身体出轨的事实。     要不是因为李牧犯法,婆婆又撕心裂肺的哀求我,说她是半截身子埋入土的人,不想看着亲儿子坐牢,李牧也红着眼懊悔自己只是一念之差,我就不会硬着头皮为他爬上顾余风的床。     我拖着躯壳行尸走ròu般回到家中,一进家门就闻到了热腾腾的饭菜香味,玄关处还有一双陌生女人的中跟鞋,走进厨房里,我刚好看到婆婆给袁心蕊夹菜,“来,心蕊,多吃点儿这个,以后肯定能生出个大胖儿子。”展开

我的爱低如尘埃_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十八章自己能决定                          我的双手软绵绵垂在腿上,任由顾余风如何威bī,我都一动不动。                            费心费力把我折腾成这样,又假惺惺揣着好意关心我吃不吃饭?有什么意思。做人么,耿直一些不好么。                            昨天在刘媛的生日会上,我花了这么多心思装醉就是想看看他掩盖在面具下的虚伪,可结果,只是证明了我搬石头砸脚的愚蠢。                            “真想不到,你居然在意我的死活?”我这人就这样,总爱在夹缝中寻求一丝藏身之地。哪怕是细到跟头发丝儿一般的小缝,我也绝不放弃。                            也许,真的将顾余风惹怒了,他按在我肩上的手移到我的下巴处,食指和拇指稍一用力,我吃痛的就咧开了嘴。                            他将盛了汤的碗往我嘴边一倾,温凉的汤汁浸了我一身。我蹙眉痛苦的扭头甩开他的手,伸手擦拭嘴边的余热,瞪着他,“你干什么!折腾不死我不算完是不是!”                            此刻他在我眼里不是顾余风,不是李牧的上司,而是一个魔鬼,浑身散发着yīn气又捉摸不透的魔鬼。                            永远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对我做什么。                            顾余风将碗一摔,不再暴躁,的按却又平静得吓人,冷酷得吓人。他小退半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我说过,不会bī你。但也别触碰我的底线。否则,这就是后果。你知道的。”                            他总有一套自己的说法,他的底线,他的忍耐,永远也只有他自己能决定。                            “如果我就是不吃呢?这段时间来我都不曾忤逆过你,不管我是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你都从我这里得到了满足,为什么却还是这样咄咄bī人!”                            顾余风哼笑一声,唇角划过一丝讥讽,他没有被激怒,反而躬身将脸凑近我,嘲弄的声音像落叶唰唰唰的刮着我面颊:“那你可以试试,我知道,你不怕痛,更不怕死。不过我听说,你的好闺蜜是个看是坚强,实则内心柔弱的主儿,不如,我们去证实一下?”                            “你住嘴!我不许你打伍佐的主意!”我的眼神忽然狠戾起来,半撑起身子直bī他的面容。                            我看到他在笑,笑得yīn测测的。或许在笑我这自身都难保的人,竟还妄想去保护别人。                            是啊,当初我能逃过一劫,都还是求他救的我。                            有时候记忆总是作祟。明明该忘的事总忘不了,不该忘的,却转眼就抛到脑后了。                            “那就看你怎么做了。”他慢慢从我近前站直身,双手抱xiōng,像在欣赏一个难以驯服的野兽乖乖妥协的过程。                            我绝望的垂首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脑中晃过一个画面。大学毕业那天,我搂着爸妈,说终于可以为他们努力创造一个安稳的生活。                            可谁知到了今天,我亲自将宽阔的前路走成死胡同。                            拿起碗筷,衣服上的汤渍顺着边角滴落在地。我含着满眼屈辱的愤恨,低头将米饭吃了个干净。                            我还是倔的。倔到只吃饭不肯吃菜。                            “哼,乖一点不是挺好么。你那牛脾气早该改改了。否则李牧又怎会那样对你。”                            他对我动手还不够,言语都不肯放过我了。                            捏着筷子的手气得发抖。                            “我吃完了。你可以闭嘴了吗。”我木木放下碗筷,像具行尸走ròu,失去了知觉一般。                            没有感情,没有心跳。                            “吃完就上来。我在房里等你。”他语气里满是不容滞缓,转身就上了楼。                            而我在桌前呆坐了足有十分钟,才微微动了身子。                            也不知道那通电话究竟说了什么,能另一个在床上都不管我死活的人,居然那么大动干戈的要我吃饭,真是怕我饿着么?                            素姐从一楼的一个房间里走了过来,只是看我一眼,轻叹一声,就去拿了工具过来收拾。                            她没有跟我说话,也没有嘲笑我什么。                            反而就是这样的一声不吭,让我无法再呆下去。                            残破的自尊心告诉我,她在怜悯我。而我不需要。                            起身狼狈的走向楼梯,却因为下午被顾余风折腾了那么许久,双腿只要一动,就会传来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                            眼圈禁不住红了红,我紧咬牙关忍下,直到额前青筋bào出。                            我推开房门,顾余风果然背对着站在窗前。                            他转过身来,扬了扬下巴,说:“把衣服换了。”                            我懒懒眨了眨眼,也没反应,拖着疲乏的身子走到衣柜拿出一套赶紧的衣服,也不管不顾,解开睡袍正要换。                            “脏成这样,不去洗洗?”他又说。                            我努力麻醉自己,告诉自己,他不存在,他不存在。可总是事与愿违。我又木木的走进浴室,将门一关。                            整个过程,我没有跟他说一句话,甚至没有看他一眼。                            等我洗干净穿好衣服出来。刚跨出浴室的门,顾余风掐着我的脖子就把我扔到了床上。                            身下的痛感令我有些抽筋,可在他面前,我不愿再露出软弱的样子。                            “秦雨宣,你这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是几个意思?真的活腻了是吗!”他一边膝盖压在我身侧,手伸过来依旧掐着我的脖子。                            我只慢慢转了眼珠看向他,无yù无求,“是又怎么样。你能给我个痛快吗?”                            早就活腻了,早就想解脱了。这世上太多的纷纷扰扰打乱了我对未来美好的憧憬。既然已经活成这么一团糟的模样,还不如死了,死了干净。                            “哼,想死?门都没有。当初我答应救你,可没想过要这么便宜你的。”                            我扯出一丝衰弱的冷笑:“反正我跟李牧也不清不楚,你还留着我干什么。”                            这回轮到他仰天一笑了:“你倒是想,人家可搭理你?外面多的是我的眼线。这点清白,我还是留给你的。”说着,他伸手在我的腮帮轻轻拍了拍。                            “既然如此,又为什么非要在我头上扣个罪名,难道,就为了让你的折磨来得名正言顺一些吗?”                            若是这样,那就太可怕了。                            他放开掐住我脖子的手,“你别忘了。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有什么资格质疑和拒绝。我只要想做,就不需要理由,明白吗?”                                                                   

我的爱低如尘埃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我的爱低如尘埃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我的爱低如尘埃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