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即使爱他是种罪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即使爱他是种罪 已完结

即使爱他是种罪

作者:顾悦然 唐立分类:总裁

别的男人床上 我叫顾悦然,一名曾经的职场女汉子,现任的全职家庭主fù。     我是外地媳fù,而且有严重的脸盲症,所以嫁过来后公公婆婆一直对我很不满。这种不满,在秋秋出生后,达到了顶峰——因为,秋秋也遗传了的我脸盲症。     “长得再好看有什么用?!连个人都分不清!光吃不挣钱,还生个同样分不清人的小丫头片子,我们老李家是造了什么孽哟……”     类似这样的谩骂,是家常便饭。有时候,多吃一口东西,都会成了挨骂的由头。     不过,我依然坚持,因为我有爱我的李鸣。     可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我在这个家里,苟且坚持的动力,我深爱的老公,李鸣,居然有一天,亲手设计,将我送到了别的男人床上。     那天,他将我带到外面吃饭,然后以庆祝我们结婚七周年为由,约我去了酒店。     当那个穿着、身形和李鸣一模一样的男人,一言不发地把我我扣在怀里的瞬间,我心头一颤,立马察觉到——     他不是李鸣。     我是有脸盲症不错,但是,也正因为分不清楚脸,才对其他触觉,格外敏感。     两个人身上的气味不同,虽然用的都是同款香水,但是,体味上有细微的差别,这个男人身上,除了李鸣常用的海洋香水味,还有一股很淡的甜香。     我有些警觉地绷住了身子,手心一层冷汗,即刻抬头望去。     那男人却并未感觉到我的异样,继续一手扣住了我的手,而我的心更是狂跳不已。     那手,不是李鸣的手!     虽说每个人的手都是五根指头,但此刻握着我的那双手,太过的光滑,修长,而李鸣由于创业的艰苦,手上有好多的茧。     我屏住了呼吸,猛地一把推开那男人,眼里满是谨慎和防备,却努力保持着镇定,厉声问道。     “你是谁?”     我话音刚落,那男人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冷笑,他上前就狠狠地捏住了我的下巴,手在我的脸上拍打。     “没想到,李鸣说你是个半瞎,看来不是很确切嘛!”     他冰冷而充满嘲讽地声音幽幽地传来,我如同被惊雷劈中,心中立马一阵刺痛。     “半瞎”!     我清晰的记得,当初知道我有脸盲症,李鸣所有的亲人都不同意让他娶我,可他对我说,他李鸣今生今生只爱我一人,不论我变成什么样子!     “不会的,不可能的!他不会说怎样的话!绝对不会!”     我拼命地摇头,一遍遍地告诉自己。     “不可能?我叫许成,这回可是他主动找我,拿你换了五百万的投资啊。”     男人说着,残忍地笑着。     我整个人像是被他这句话冻住了,失去了思考能力,只觉心头一阵阵剧烈地刺痛。     直到,他湿腻的吻,沿着脖子,落在了我的xiōng前。     我才猛然惊醒,拼命地挣扎,用尽了全力,望着门口的方向,大喊着:     “救命啊!来人啊!救命啊!”     可是,没有人来救我,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扑在我身上的气体越来越热。     我展开

即使爱他是种罪_精彩章节试读:

                  第27章 妈妈,你疼不疼                          是我自己瞎了眼,愚蠢透顶,狠心的拒绝了唐立哥。                而如今换来这样的下场,也不过是我自己咎由自取。                擦干了眼角的泪,我给唐立发了短信,让他帮忙把秋秋送回陈家。                又看了一眼秋秋,便准备离开。                “妈妈,妈妈你来了!”                谁知道,秋秋透过落地窗,看见了,欢叫着冲了出来,抓住了我的裤脚。                紧跟着,在看清楚我的样子之后,嗷呜一声吓哭了。                “妈妈,妈妈,你疼不疼?谁打你了?”                唐立一家都被惊动了,震惊得看着我。                唐立的妈妈更是倒吸了一口冷气,上前问道。                “小顾,这是怎么了?阿立,你快送她去医院。”                秋秋更是呆住了,吓得哭了起来。                “妈妈,你怎么了,有人欺负你了吗?”                我低头看向我大腿,手腕,胳膊……浑身上下,都是血。                不过我不想再麻烦唐立,伸手抱过秋秋,低声说道。                “不用了,我没事,秋秋,跟妈妈我回去吧!”                唐立的脸色铁青,一言不发,拽过我,将我拉到了车上。                一路飞驰,他将我送到了医院,并开出验伤证明。                我坐在病床上,看着唐立进进出出,满头是汗。                心中的耻辱和愧疚,汹涌而来。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无比的可耻,明明拒绝了他。                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接受着他的帮助。                他为我鞍前马后,处理各种烂摊子,我却因为李鸣那个人渣,而拒绝了他。                我知道,欠他的,我这辈子,都还不了,可是我实在不想要欠下更多的债。                像一座山,压在我身上,让我越发地记得我对他的残忍,和对李鸣的愚蠢。                扫过我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疤,我的心里从来没有如此的坚定,也没有如此的清醒。                那像是一个地狱,我若再跳下去,恐怕会死无葬身之地。                我望向窗边,自娱自乐的秋秋,鼓起了好大的勇气,唤她过来。                “秋秋,妈妈有事跟你说。”                “妈妈,你的伤还疼吗?秋秋长大了保护妈妈,不让妈妈受伤。”                她眯着眼睛,伸手小心翼翼地摸着我身上的伤口。                我抚过她的额头,挤出了一丝笑容。                “秋秋,妈妈要离婚了,你想要跟着爸爸,还是妈妈啊!”                她猛地抬起了头,望向我。                我的心有些发慌,但眼神无比的坚定。                “妈妈,我跟着你。爸爸有爷爷nǎinǎi和叔叔,可是妈妈只有秋秋,秋秋想要留在妈妈身边,保护妈妈。”                她稚嫩地说完,望着我。                我一瞬间,热泪盈眶,将她抱在了怀里。                打完点滴,伤口包扎好了,我出了院。                躺在床上,一晚上,合不上眼,一幕幕涌现在脑海,泪如雨下。                这座城市给我太多的痛苦回忆,我想要回家。                回我自己的家,我想我的爸妈,和我的故乡。                第二天,我写好了辞职信,心如死灰地去了唐立的办公室。                他接过辞呈,扫过我一眼,又低下头。                “可以给我一个理由吗?”                他的声音极低,饱含了太多我不想要弄清的感情。                我扭过头,不看向他。                “我要离婚了,带着秋秋回老家,我的父母还可以照顾秋秋。”                “留下不行吗?我爸妈可以帮忙照顾秋秋。”                “不了,我欠你的太多了。”                他突然抬眸,灼灼的目光看向我。                “我不用你还,别走,行吗?”                我呆住了,他是高高在上的总裁,说一不二,我从未见他如此“低声下气”。                可他越是这样,我便越是愧疚。                我爱他,可是他是年轻有为的商业精英,我不过是一个离了婚,还带着小孩的失败女人。                我什么都不能带给他,除了无止境的麻烦,和一大堆的烂摊子。                我没有办法心安理得的看着,他为我付出,奔走。                脸颊上滚烫的泪流下,我死死地咬住了下唇。                “忘了我吧,我们不可能了。”                “如果能够忘掉,三年前,我就该忘了。可是悦然,我忘不了你,留在我身边,好吗?无论以什么身份。”                他的声音冷冷的可是带着千丝万缕的温情,一双深邃的眸子望着我。                “对不起,唐立哥。你很好,可是我配不上。”                说完,我推门落荒而逃,用力地捂着xiōng口,心还是疼得厉害。                我不知道老天,为什么让他遇上我。                我就像他的一场劫难,而他就像我的一场梦。                梦醒了,我贪婪的舍不得抽身。                但这一切都结束了,我回到李家,收拾好了东西,向李鸣走去。                “我们离婚吧!”                我的声音很大,无比的坚定,他立马扭头看向我,放下了手中的遥控器。                “离婚?我不同意。”                我嗤笑一声,这个男人不仅残忍,自私,心狠,还幼稚。                “你不同意并没有什么用。”                他站起了身子,一动不动地bī视着我。                “好,你想要离婚,除非你净身出户,还有,把秋秋留下。”                “净身出户可以,但秋秋是我的,你想都别想!”我心里清楚,他并不是良xìng发现喜欢上秋秋这个女儿,而是试图通过秋秋控制我。                “那你想带着秋秋走,你试试!”                他一手将遥控摔在了沙发上,恶狠狠地说道。                说完,他摔门而去。                一连几天,我丝毫没有办法,婆婆那个老巫婆,这几天将秋秋看得格外的好。                就算我带走了,李鸣闹去我老家,我依旧没有一点办法。                整日在房间里查询着相关的法律,但毕竟我是个法盲,整个是一头雾水。                桌子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收到了一条短信。                “我是许城,我听说你要离婚,还有些问题,虽然你一回家,就忘了我这个救命恩人,和追求者。不过,我心xiōng宽广,不计前嫌。我可以帮你打这场官司。我保证财产一分不少,还可以让李鸣一家,睡大街。”                我心头一颤,思忖片刻,打了过去。                电话一接通,便传来许城特有的声音。                “我就知道,悦然你会打过来。”                “你帮我,条件是什么?”                “不亏是我的意中人,果然冰雪聪明……”                我有些不耐烦地皱眉,厉声打断。                “可以直接进入正题吗?”                他轻笑了一声,恢复了严肃。                “条件是,和我谈恋爱。”                谈恋爱!                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爱。                “不可能。”                正准备挂电话,电话里传来他的叫喊。                “唉,唉,别挂,悦然,有话好商量嘛,换一个也不是不可以的?”                我不知道他又在耍什么把戏,等着他接着往下说。                “你陪我出席慈善晚宴。”                “你会去慈善晚宴?”                虽然不过见过许城两次,但他那般玩世不恭的模样,实在难以相信他会出席慈善晚宴。                但凡有点善心也不会盯着别人的老婆。                除非他有什么yīn谋。                “你把我想成什么样了,我这种翩翩少年参加个晚宴,那不是很正常……而且还可以抵税。”                滔滔不绝的废话,顺着电话传来,但总算听到了一句有用的。                抵税!                慈善晚宴小捐一笔,他的确可以收获更多。                我几分迟疑,依旧有些不放心,况且我和他一起去参加晚宴,免不了各种误会。                “陪你出席慈善晚宴可以,我要带上秋秋。”                “……,好吧。”                挂了电话,我下意识看了看门外的李鸣,这个婚我离定了。                                           

即使爱他是种罪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即使爱他是种罪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即使爱他是种罪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