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欲从今夜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欲从今夜 已完结

欲从今夜

作者:单白 殷罗 殷夺分类:都市

她的噩梦,来自那年误登贼船,成为少年的禁脔。   在她仍心有不甘时,被恶意转送,调教为目的,肆意玩弄。   ——作为玩物,她是不断转手的礼物,而他们只知沉迷对她的欲望;   ——作为妖孽,她笑着将所有伤害过自己的人捏在手心,随心所欲……   {一句话简介:纯白少女落入群魔掌中,华丽蜕变后幻化妖孽重生}展开

欲从今夜_精彩章节试读:

      第14话 惩罚于她1              待单白幽幽转醒时,自己已经躺在床上。              喉咙间又涩又痛,张了张口,却先吐出一连串的咳嗽。              单白动了动,正要坐起身,却发觉自己双手的手腕被捆绑在一起,吊高在床头的雕花铁栏上。她动一动,拧一拧手腕,腕子上的皮带倒是柔软极了,却也韧道极了。              单白有些急了,越发大力地挣扎,连带着皮带拴着铁栏的那一头哗哗直响。可是仍然挣脱不开。              挣扎间,她看到殷夺赤裸着上身,坐在床沿,正望着她。              他下身裹着浴巾,头发上还在滴水,想来是刚在浴室洗了澡。              她垂下眼,在他越发兴味的目光里慢慢止了动作。知道自己的挣扎都不过是白费,还不如停下手,对他服个软,兴许还能少遭点罪。              这样想着,她便要开口,“请——”              声音仿佛磨砂纸一样粗糙,难听,而且微微扯动声带就疼得火烧火燎。              殷夺低下头,带着温柔的唇瓣将下面所有的字句都接了过去。他吻的很轻柔,也很浅,清清淡淡地在她的唇边打着转,偶尔,用微尖的虎牙轻轻噬咬她的唇瓣。              他抬起头,分离开两人的唇,但很快又回来,以如此亲密的方式,将口中的清水慢慢渡给她。              虽然是清水,于她却更像是久旱所期待的甘露,滋润干涩疼痛的嗓子。一口水渡完,她觉得不够,眼睛直直望进那双琉璃色眸子里去,带着她所不愿承认的渴求和服软。              她知道么,她楚楚可怜的小脸,再配上这副带着点倔强带着点绝望又带着那么一丝乞求的样子……真真勾了人的魂儿,她都不知道……              鼻腔里轻轻哼了一声,意味不明。殷夺取过一旁的杯子——干净透明的玻璃杯中还装着大半的水,他摇了摇,那清澈的液体在明亮的灯光下晃了晃,一时间竟然璀璨耀眼得让人无法直视。              “要么?”              他问她。              她张了张嘴,宛如裂帛的嗓音就那么发了出来。“要……”              他拿着杯子,慢慢凑近她的唇,手却一抖,那水的流势便歪了方向,直直滴落在她的半面脸颊上。水从她脸上流下,染湿了下面的床单,可是半点都没有进她的嘴里。              单白闭上眼。还不明白么,今晚恐怕是服软也没用了,他就是要折磨自己,看自己越难受越乞求,他才越是高兴!              他凭什么……他凭什么!              鼻子一酸。单白死死咬着嘴唇。              “哎呀!”              他俯瞰着她,发出假模假样的叹息声,“没喝到吗?小东西,真是不好意思,我的手抖了那么一下……来来,再来!”              这一次,他的手干脆不抖了,直接将水泼在她脸上。似乎是对准了她的眼睛,猛地泼过来的水流进眼睛里,让她一时半刻睁不开眼,只觉得生疼生疼的。              迷迷糊糊中,她听到杯子砰的一下被放在桌上,下一秒他的气息凑近。              “小东西,你应该庆幸的……我从不打女人,也见不得自己的女人身上留下任何难看的印记……”              他低喃着,声音好似最甜滑软绵的巧克力,有着腻死人的甜蜜温柔,“我还是满舍不得你的……所以,给你个小小的教训就可以了,你,听明白了么?”              单白猛地一甩头,将脸上的水珠弄掉大半。猛然睁开眼,让殷夺看到自己被水迷住的眼球已然充斥了红血丝,那样子甚是骇人!              她冷笑:“你凭什么教训我?就因为我成了你的禁脔?——凭什么!我欠你的,还是卖给你了?凭什么我连自己的亲人都不得靠近?哈,你还说要给我教训……你凭什么凭什么!”              小东西是真的发火了……殷夺没有生气,只是看她那气得红扑扑的小脸,声嘶力竭地吼出一番话来,他觉得有点搞笑。对于她那双眼睛被弄痛了,自己倒是有那么点心疼的,可是……她居然吼他!这可就不是主人所能允许一个宠物的资格了!              他捏着她的下巴,声音无比温柔,“你问我凭什么?问得真好……这些天,你还不懂到底凭的是什么吗?——就凭你身上有我的印记,有我的气味!已经占了你,别人就别想再碰,你也别想逃!哪怕是你的所谓的那些亲戚也都不可以!”              单白气得嘴唇都开始哆嗦。对于野兽,她能说什么?她还能说什么?              即便他死死捏着她的脸,可她仍强硬地将头扭向一边。她抗拒他的禁锢,他进攻她的顽固,两人僵持着,谁也不肯服谁。              “靠!”              殷夺终于忍不住爆了粗口,“我干嘛要跟你在这儿倔!真是……真是TMD够了!”              他猛地甩开她,气冲冲地起身在床头的抽屉里翻翻拣拣。动静弄得很大,抽屉里面的东西都被他噼里啪啦地摔在地上。              单白有些心惊肉跳。不是不害怕,而面对未知的惩罚更是让人心里虚得慌。              终于,殷夺重新坐过来,将手里一粒浅粉色的药片塞进她嘴里,“给我咽下去!”              她不!              见她死倔,他冷冷一笑,灌了口水,捏着她的下巴便直接粗鲁地渡过来。她呛到,张开了嘴,那药片也就顺势被他的唇尖顶了过来,顺着水滑进喉咙里。            

欲从今夜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欲从今夜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欲从今夜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