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盛夏北梦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盛夏北梦 已完结

盛夏北梦

作者:佚名分类:都市

临安掏了500RMB报名学手绘,手绘班老板是与她同专业的某大三学长,据他宣传,教手绘和软件的老师都是建规学院里和他私交甚笃的几位知名学霸。展开

盛夏北梦_精彩章节试读:

      第14章 .甜蜜的负担            虽然他没有发怒的症状,可表情那么深怎么看也不像是心花怒放啊……       临安快被自己打败了,其实她根本没有必要讨好他对不对?       这样一想,她瞬间松了口气:“学长,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陆临安。”       “嗯?”临安刹住脚步,好一阵无力。       商策低垂着眼睛,鲜有地没有用他那双点漆的眸子看她:“你的海参过期了么?”       他不想承认,那团膨胀在胸腔里嗡嗡作响的气息名叫嫉妒。他会去嫉妒一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这听起来可笑又荒诞。       可是,他又无法否认,这种酸楚的情绪已发酵多日。说起来还得感谢教授恰逢时宜地让他参赛,半个多月的忙碌至少将他从泥泞的沼泽中暂时拉了出来。       不甘么?岂止是不甘,更多的依然是挫败。       临安目光有点定定的,她不想回答他,甚至连一丁丁的信息都不想表述,她只说了四个字:“与你无关。”       商策眼底的温度瞬时就没了,与愤怒无关,只是更觉得挫败罢了。       一时无话,除了草坪上三三两两闲坐的聊天声模糊地响在四周,两人之间的气氛格外安静。       临安皱了下眉,她觉得自己该走了,何必再继续两相尴尬呢?       正欲抬脚,事实上也只是稍稍有了这样一个小小的动作,对方就像是立即捕捉到了似的,突然说了一句令她再也挪不动的话。       “我进广播台是因为你。”       临安脑子里一片空白,为了她……       他用那双黑眸无声地看着她,沉默又冷静。       临安悲愤了,这人实在太可恶,每次都能轻而易举地软化她的冷漠,然后再摆出一副淡然处之的姿态置身事外,把所有问题又一次抛给她。       像是在对峙,临安一动也不动:“我以为,我已经表达得够清楚了。”       商策清淡地:“嗯。”       嗯?没了?       闭着眼睛呼出一口闷气:“学长,我很为难。”不仅为难,而且还……难为情。       “嗯,我也很伤神。”       缓缓的低语轻轻敲在临安的心头,她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一时,又是无话。       比耐性,两人势均力敌。可在这种情况下,临安明显忸怩不安。       她不断自我暗示,魅力使然、魅力使然、魅力使然……不要内疚、不要内疚、不要内疚……       最终,催眠败果。       这晚,又是被他绕远送回去的。       到了寝室楼下,她头也没抬地说了声“再见”就浑浑噩噩地飘进去了。       洗漱爬床,躺在床上静静地盯着天花板,突然忆起自我介绍的时候,有一个男生说起自己想进广播台的原因——因为曾小贤。       当时底下一阵哄笑,她也跟着善意地笑了。尽管她没有完整地看过《爱情公寓》,但或多或少也了解一些。印象最深的是网上流传甚广的一句话——我们这么喜欢《武林外传》和《爱情公寓》的原因,不仅仅是它们的搞笑,它们为我们描绘了这样一种生活:最好的朋友都在身边,想爱的人就住在对面。       她最好的朋友去千里迢迢的北州念大学了,她想爱的人却不能爱。       恍然间,临安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会对商策内疚了。       感动么?有的。       心动么?好像……也有的。       有什么想法么?嗯……切糕太贵,她太穷。       所以,自觉只能辜负他了,内疚也就在所难免。       她在微信上敲远在北州的闺蜜沐希。自从对方加入自行车社团后,总是联系不上。这回临安也没抱多少希望,不过幸运的是,她居然回复得很快。       临安:如果有一个各方面都特别优秀的男生说喜欢你,你会怎样?       沐希:各方面?你怎么知道他X功能也优秀?       临安:嗯……我相信上帝不会独独在这方面亏待他的。       沐希:好吧,那我也姑且相信你一次。假设真有这么一个各方面都优秀的男生喜欢我,他必须陪我骑车去西藏。       临安:呃,318国道上的自行车已经拥堵了。       沐希:张爱玲在《色戒》中说“到女人心里的路通过阴-道”,我的阴-道比川藏线还拥堵。       临安:道阻且长啊……       互道了一声晚安,临安正要关机,却意外进来一条短信,是一个陌生号码,但奇异的是,除了号码后两位,前面的九位莫名的眼熟……       竟然和她的一模一样!       而后两位,她是52,对方是25……       是巧合呢还是刻意而为之呢?       ——鲍鱼也好,切糕也好,一口都没尝过怎么知道味道不是你想要的。       临安哀叹着翻了个身,被这样一个人喜欢,真是甜蜜的负担啊……       这天,临安从专业课教室出来遇见了张远。手绘班久未开课,她只好委婉地询问了一下具体情况。       张远抱着一卷图纸抱歉地说:“恐怕你们这期手绘班得12月才能上课,我打电话问过,大神最近很忙。”       临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这样啊……”       张远眼波一动,怂恿道:“要不,你先报个软件班?PS、CAD、SU、AI,随你挑,我给你算八折。”       “……”临安笑了笑,迅速逃走。       广播台的后期培训是关于导播方面的机器运作。培训地点在播音室,由各个部门的部长负责教会部员如何导播。       轮到新闻部培训时,已经是两个星期后了。       群发的短信上并没有特别说明培训老师是谁,临安也有猜测过会是他,可真的成了事实又是另一番感触了。       她觉得吧,通过这段时间你进我退的磨炼,她的脸皮功力都有所增长了。至少现在不经意地与他目光相碰时,她终于可以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不过,平静的外表下,心却跳得有点快。       上帝恩宠一个人也未免太尽心尽责了。       听他有条不紊地简练教学,再看他干净利落地机械操作,他坐在调音台前,俨然就是一道独一无二的风景。并且,如此赏心悦目的景致还是自带背景音乐的,音乐就是他清澈如水的嗓音,明明连一丝情绪波动也无,却又偏偏能感受到他的彬彬有礼。       “从下周起,你们送新闻稿后留在播音室听一听他们播音,导播的几个基本操作也可以多看看。”       大家都说好,唯独临安默默杵着没有吭声。       自从那一次之后,每回她都自觉地留下来了。嗯……他不在场,那三十分钟还是过得很轻松的。       培训结束,有人留下来询问一些没记住的地方,临安随大流离开。       接下来的课题是平面构成,临安又进-入到忙碌的初级设计阶段。       抽空回了趟家,事先并没有打招呼。       地铁站里人流如织,每个被生活磨砺的面孔都在赶路,路明明就在脚下,可似乎又在远方。       临安静坐着等地铁到站,朋友圈里小胖发了条动态:肉肉,放开我的腰,有种你冲胸来!       临安咬唇评论了句:娃-娃越大越累人的。       小胖:……       狐狸:……       桃子:……       亲爱的,你又在傲娇了……       下了地铁,终于慢慢走回了家,铁门划开的时候,临安站在门禁视频前迟迟未动。       一辆眼熟的轿车停在门前,叶昭觉下车走了过来,皱着眉:“怎么回来也不说一声?”       临安视线越过他,看到林颜夕娉娉婷婷地从副驾上迈出一条笔直细长的腿,歪着脑袋露出无害的浅笑:“我不想你来接我啊。”       声音不大不小地传入林颜夕的耳内,还未等叶昭觉说话,她边走过来边叹气:“阿觉,安安不小了,哪需要你来回接送。”       林颜夕挽着她上车:“阿姨知道你回来,肯定很高兴。”       她身上的香水味很好闻,氤氲的芬芳连临安这种对气味极度敏-感的人也觉得闻起来很舒服。       临安坐在后座,透过车内的后视镜可以看见叶昭觉的脸色并不好看,他突然深沉地扫过来一眼,临安立即低眉顺眼地将目光挪向窗外。       唔,她近来的运气似乎一直不太好。       晚餐,临安和怀怀坐一起,叶昭觉和林颜夕在他俩对面。       叶家的吃饭气氛比较随意,活泼好动的怀怀像个小绅士一样乖乖扒饭,只不过,他狼吞虎咽的架势却像个猴子。临安时刻注意他的动静,给他扭正胸前的围兜,再捏着纸巾擦拭他嘴角的油渍。       怀怀抓着勺子往临安嘴里送虾仁,示意她张嘴:“a……”       临安就着他沾着饭粒的铁勺咬下去一口,怀怀笑得见牙不见眼。       叶昭觉倾身过来,长手一伸敲了下他的碗:“小坏蛋,看你掉的米粒。”       怀怀盯着碗底周围发了会呆,看了下哥哥不高兴的表情,颤巍巍地端起碗,小肥手巴拉巴拉将桌上的米粒扫回碗里,邀功般又看回去:“没了没了,怀怀什么都没有掉。”       林颜夕忍俊不禁:“阿觉,怀怀这么可爱,你怎么忍心凶他?”       叶父和杨女士对视一眼,笑着摇摇头。       叶昭觉看着临安将怀怀碗里的那些米粒仔细挑出来,幽邃的眼底有团小小的火焰在燃烧,他不动声色地笑了下:“爱之深,责之切。”            

盛夏北梦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盛夏北梦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盛夏北梦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