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春月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春月 已完结

春月

作者:佚名分类:都市

江南小镇的春夜细雨迷蒙,惹人陶醉。 张峰已经圆满完成他来此地的秘密任务,此刻正漫无目的地闲逛,明天他准备回省城,去视察一下他的江南分公司后,就去岭南重镇的南方分公司处理新的事务。展开

春月_精彩章节试读:

      第六回 张峰逞勇舌奸美琦 刘红献嘴替姐奉夫             在美琦的苦苦等待中,张峰终于再次光临春月塘。美琦当然很开心,脉脉含情地把张峰迎进自己的闺房,自是一番温情恩爱,卿卿我我,缠绵悱恻。             坐在按摩床头的美琦正温柔地把张峰的左脚捧在怀里按摩,张峰的右脚却探进美琦短裙之内,勾动着大脚趾,捅弄美琦的蜜。             “讨厌、、”美琦娇嗔地呵斥,但也仅是扭扭屁股罢了,并未躲开。“哎、、你家住哪”“嗯、、”张峰脑筋一转,想起本地南山区是最高档的住宅小区,便信口胡编:“在南山小区。”             俩人边聊边撩,经张峰“如实”介绍,美琦知道了他住在南山小区,房子很大,装修豪华,家中除了一个保姆之外,就仅有他一人。             “你那保姆恐怕不只是保姆吧”美琦撇撇嘴,酸酸地试探。“就是保姆,不过很听话很能干。”“那、、、她不陪你睡”美琦半开玩笑地审问张峰。             “看你说的,她又不是漂亮少女,不过是个普通的下岗嫂罢了,我怎能干她             充其量让她给我搓搓澡。”             “啊、、大色狼”美琦不无嫉意地使劲掐了张峰一下。“哎呦呦、好痛看你说的,那有什么我还常跟她说起你呢”“哦是吗说什么”             “我说我爱上了一个女孩,就是你,还说早晚要娶你回家。”“那、、她怎么说”             “呵呵,她说让我注意身体。”“嗯、、、你是不是经常领小妞回家”             “嘻嘻,偶尔、偶尔”张峰讪笑。“哼、、你气死我了”美琦嫉妒得不得了,狠狠掐张峰。             “哎呦呦、、别掐、别掐、、你进了我家门,我不就不敢领小妞了嘛。”             “保姆是不是说我坏话”“没有、没有,她哪敢她不怕你真成了女主人报复她呀”“哼、、、”美琦内心被“女主人”的身份打动,感觉一丝甜美。             “你家里什么样”“嗯、、两间大卧室、两间小卧室,其中保姆住一间,一个大客厅、一间餐厅、一间厨房、一间大浴室足能供四人同时洗浴、一间健身房、一间书房。”             “哇那么大还有健身房我去健身吧”美琦十分羡慕。“行呀,我巴不得你住进我家呢。”张峰动情地说着。“来、过来。”张峰让美琦站到他头边。             “干什么”“聊天呗。”张峰一边说,一边就把手探进美琦短裙之内。             这次美琦没有躲避,而是乖乖站着,一手还抚弄着张峰的头发。“呦,这个内裤好漂亮”张峰轻轻抚着窄细的三角镂花内裤,赞美着。“呵呵、好看么             我昨天才买的,今天专门为你穿的。“美琦有意献媚。             张峰于是搂住美琦的屁股,把她神秘的小腹贴近自己的脸。“嘶、、、好香呀”             张峰鼻子贴着埠,深深吸了一口,成熟女人桃源溪谷那里散发出来的幽幽香,对男人是极大的刺激仅仅闻闻,张峰的就开始充血了。             握住美琦丰满的大腿,一边用拇指轻轻滑过内裤的边缘,一边探出舌头,一点一点地舔邸内裤的中线,往下、再往下,直达娇嫩的花蕊,张峰感觉出美琦浑身一震,内裤的中线已经浸出一条湿湿的痕迹。听到美琦娇喘嘘嘘,张峰知道她已被撩得发情,便大胆地往下拉那内裤。             “不要嘛、、、”美琦娇羞地夹紧腿、摇摆屁股,却并未坚决制止。于是张峰便强行扒下她的小小内裤。“哇真美”看着眼前的女,玩过多少姑娘的张峰也不由得赞叹:美琦属于那种娇小玲珑的女孩,因此蛮腰愈发纤细,几乎两只手对掐就能合拢,细腰之下是极美的曲线,屁股不很肥大但却丰满、圆翘,平坦的小腹一直伸展到埠,毛稀疏、柔软,两片唇不厚不薄,却很长,不似普通女孩那种刚刚多出一个边缘,而是嘟嘟地垂挂下来,但却不累赘,两片唇微微闭合,颜色呈淡褐色,显然很少交。丰满的大腿紧夹之状,尤其衬出蚌的娇媚。             张峰颤抖着手指,极其心地轻柔滑过唇的边缘,唇立即蠕动起来,那种微微的过电感觉实在美妙美琦也被撩得麻痒,感的小嘴儿里忍不住发出低低的呻吟:“嘶、、啊、、喔、、”             张峰看着殷红的缝,实在忍不住口水,吞咽了一口后,便热烈地以嘴盖蚌,湿热舌头颤抖着舔邸两片唇的微缝,那唇便也热情地回应,慢慢张开唇翼,鲜嫩润泽的蚌内蜜洞、涓涓吐出香的蜜汁,“吱噜、啧啧”张峰贪婪地吸吮着,美琦犹如被吸走了灵魂,僵挺地站在那里,竟然无法动弹分毫,连富有弹的臀都在微微颤栗。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舔邸她的蚌,那种绝美的快感令美琦晕眩。             张峰舔啜良久,便扳着美琦转过身子,两团白皙的臀展现在张峰色迷迷的眼前:这美臀亦是极品紧紧蹙蹙,丰满圆润,臀沟夹得很深,很优美忍不住,张峰又是以舌代手,细细舔摩每一寸臀,臀的颤栗通过舌尖传导到张峰的身体,张峰于是也禁不住地肌微挛。             舌尖拱进紧紧的臀沟,一点一点往下爬,美琦只感觉一只蚂蚁在沿着沟偷袭桃源密地。“美琦,你这里真是太美了”张峰亲亲地赞许,美琦亦受用得很。             “上来。”张峰两手捧着美臀,示意美琦上来。“嗯、、”美琦不甚明白,但象是被施了魔法,顺着张峰的手,爬上按摩床,再跪着骑上张峰的脸,热气喷涌的蜜立即被张峰火热的嘴严严地捂住。一条灵巧的舌头立即控制了美琦的全部神经,唇与软舌亲密地搅缠着,蜜汁无可控制地从蜜壶深处涌出,舌尖极其敏锐地感知着花心的状态,恰到好处地时而撩拨一下,每当此时,美琦便电震一下。             一向矜持的美琦,自从出道以来,被客人如此弄,还是第一次,就是被男人弄也是初次,以前自己时常自,也曾跟前男友共赴巫山,但从未如此爽麻过,这种被一条舌头弄得神魂飘荡的快感,实在难以言表,只看自视清高的美琦此时竟不由自主地双手按摩的态,便知张峰的舌头已经把美琦舔弄得失魂落魄了             看见紧邻蜜洞的小小菊门,细密的褶,漂亮的褐色,一下一下地抽紧,那种蠕动是对张峰发出的热情邀请,张峰的舌头便急切地顺着缝,一点一点地舔下去,抵达菊门,美琦的屁股不由得颤抖加剧,舌尖开始在菊蕾四周清滑,菊蕾便羞涩地缩紧,舌尖便温柔地挑拨菊蕾的中心,菊蕾于是便稍微放松一下,舌尖刚刚侵入,那菊蕾便又缩紧,抵抗着舌尖。热情而大胆的舌尖与羞涩而娇媚的菊蕾,来来往往,互相挑逗,终于,菊蕾放弃抵抗,向舌尖敞开心怀,娇嫩的直肠里分泌出带着微微酸臭气息的汁,润滑了妩媚的菊蕾,舌尖便更加容易而深情地探进菊洞。             张峰此时只感觉美琦那略带酸臭的汁比极品鲍鱼的浆汁还要甘美万倍尽情吸啜、钻探,时而再回顾前面的洞,那里的蜜汁是带着腥臊的、香的,滋味又是不同,一条贪婪的舌头,在两个令人心醉的洞,里里外外,孜孜不倦地舔尝品啜。而骑在上面的美琦,已经娇喘嘘嘘、声连连了。她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菊门的别样快感十分的爽麻又十分的羞耻,但这羞耻反过来又刺激爽麻加倍             “不、、喔、、不要、、、那里、、脏、、、啊、、哼呀、、受不了了、、”             美琦喃喃地呻吟着,全身的嫩都在剧烈颤栗,只感觉体内正燃着熊熊烈火,几乎就要烧焦她那颗狂跳的心。             张峰感到美琦快要泄了,便手托其腰,想要把她推到下面,那里、一壮火热的,正直直地耸立着。迷离的美琦慢慢下移,又被慢慢放下,就在头抵住桃源洞口的一刹那,美琦如被烫着一般,立即羞愧地躲开了。             “不、、不要、、、”最后的矜持使美琦不得不拒绝张峰,尽管她现在是多么渴望那塞满自己空虚的腔道“哦、、”张峰一愣,但马上便说:“好好,我一定要等到把你娶回家,在新婚之夜要你。”             张峰目光热辣辣地看着双颊绯红的美琦,想要把美琦放下床。却突然感觉出美琦执拗地抗拒,美琦不敢正视张峰,羞红的脸别向旁侧。             “嗯、、我用嘴”张峰轻声而体贴地询问。“、、、、”美琦没有回答,但却不肯离开张峰的身子,这明显是默许和暗示。             张峰便托着美琦的蛮腰,重又移到嘴上方,充满魔力的舌头又开始与花唇亲吻。             红艳如相思豆般的核,已经膨凸,呈半透明状,张峰的舌尖便着意攻击这最敏感的豆豆,美琦身不由己地激烈颤栗,在几次强烈的抽搐过后,整个蚌都开始痉挛,一股淡黄色汁,一下一下地、强力地,喷到张峰的嘴里和脸上,淅淅沥沥的尿也失禁地滴漏出来,张峰当然悉数舔食,不会舍弃每一滴蜜汁。             美琦泄身了,体验了有生以来的极限高潮以至于好久不能起身,在张峰温柔的舌舔中品味着美妙的余韵,直到后来全身瘫软,被张峰轻轻抱起,放到身侧,搂进温暖的怀抱。             美琦的娇脸深深埋在张峰怀里,喘息着,任凭张峰爱抚她的屁股和后背,极感温馨“我爱你”美琦终于说出这话,她已经开始动真情了             “我也爱你”张峰吻着美琦的额头,轻抚她飘逸的秀发,如丝的快感从手掌传遍张峰周身,“你看我的脸,都让你給尿湿了,你的蜜汁好香甜啊”“嗯、、别说了、、羞死人了”美琦撒娇地扭动娇躯。             就这么躺了好久,美琦小鸟依人般地默不出声,只是赖在张峰温暖的怀里,细细感受如丈夫般的温暖和关怀。             “宝贝儿你倒是爽了,可我很难受呀”张峰贴着美琦耳朵轻轻地诉苦。             “嘻嘻,我给你放出来吧。”美琦娇羞地爬起来,整理好衣裙,开始用一双感的小手按摩、套弄张峰的阳物。许久许久,张峰的已经很、很硬、很热了,可就是不泄,美琦既欢喜非常,又倍感歉意。以前也給相好的客人这样弄过,没有能挺住五分钟的,这真是宝贝。可自己爽了,却不能让张峰爽,美琦倒真是内疚             “你、、怎么还不爽、、我手都累麻了。”“哎、、我也给你弄麻木了,用嘴吧。”张峰恳切地看着美琦,美琦羞得不行,连忙说:“以后、、以后再给你弄。”她还是有些矜持,没有弄清张峰底细之前,不肯献身太过。             “那、、那怎么办啊”张峰透出几分埋怨。美琦真不想让张峰受苦,毕竟她现在开始有些真心喜爱这男人了。于是便羞答答地说出一个折中办法:“那、、那我叫别人给你吸出来吧不过你得給人家买钟。”“嗯、、、”张峰不大明白,看着美琦发愣。“装傻呀刘红不是给你吸过”美琦打了张峰一下,起通话机。“小红,你进来,有事,把单子带进来。”             功夫不大,刘红进来了。一进门,看见张峰下体赤裸地躺在床上,美琦的两手却在抚弄阳物,不禁有些害羞,“嘻嘻,琦姐,你干什么呢”“呀、、死丫头”美琦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拿开手,红着脸说:“姐给你买个钟。”             “嗯、、买什么钟给他按脚”“不是,给他吸那个。”美琦指指那挺立的。“啊、、、”刘红顿时羞得低头,却说道:“你不是连按脚都不许我碰他那里么现在怎么”“去你的,我看他憋得难受,心痛他呗。”             “那、、那你不会给他打手枪”“哼,这家伙好厉害,打了半天都不放。”             “那、、那你不会吸”             “去你的。”美琦起身捶了刘红一拳,“少说废话,姐姐看你今天客人不多,才特意关照你生意的,你还卖乖,快吸,不过只许吸,不许调情。”“好好好,我听姐姐的吩咐就是了,保证不撩他。”             刘红于是便坐到美琦对面,俯下身子,开始抚张峰的阳物。换了个姑娘,张峰自是感觉又有不同滋味,而且两个姑娘在场,还有种特别的心理感受。             “别那么撩他,又勾他花心,赶快给他吸出来就得了。”美琦看着刘红温柔地抚弄那团应该专属于她的阳物,有些醋意。“呦呦呦,小气劲”刘红玩笑似地撇撇嘴,又对张峰说:“姐夫,这可不怪我伺候不周,姐姐不让啊嘻嘻”             说着,低下头,张开嘴,把巨大的头含了进去。             刘红的口技还是不错,只是在美琦的监督下,不敢纵情,仅仅当做任务来认真完成,啜、舔、套、勾,一番吸弄,张峰便再也绷不住了,热喷,腰臀僵挺。             刘红更是不怠慢,在这紧要关头,加快速度,把粘稠的悉数吞下去了。             “姐姐,我可是完成任务了,你怎么谢我”张峰躺在床上享受余韵的时候,两个姐妹竟毫不顾忌,讨价还价起来。“姐还能亏了你拿来。”美琦伸手要单子。             刘红递上,美琦便写了100元,然后代张峰签上号码。“給,小妇。”美琦递给刘红,就推她出去。“嘻嘻,冤枉我,还不是替你卖苦力”刘红喜滋滋地拿着单子出去了,走到门口还回头做个鬼脸。             “谢谢你,宝贝儿”张峰感激地搂住美琦。“嗨,谢啥我哪舍得让你受苦”             说着爬上床来,拱进张峰怀里,夜已深了,俩人便卿卿我我,悄声细语,聊着聊着,双双进入甜美的梦乡。

春月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春月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春月 阅读全文